门户首页> 教育资讯
 
 
 

广州取消小学午休托管费 老师:不想要钱想午休

  2014年10月15日 17:19

长假结束,学生哥们重返学堂。上个月,广州市物价局下发通知,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费。随后,广州市教育局明确表态,将严格按照要求取消收费,但午休管理不能取消,未来将由公共财政解决相关问题。
 
午休托管费取消,由于相关细则仍未出台,老师家长们都有点“蒙查查”。记者昨日从多所学校了解到,原本就提供了午休服务的学校目前仍在继续提供午休。有老师抱怨过渡期内完全是义务劳动,有家长担心财政补贴无法覆盖到每一个学生,家住得近的学生,想继续午休会不会被“劝退”?
 
学校:过渡期收费做法不一
在此前的媒体通气会上,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江东表示,从取消收费到进行财政补贴,必然会有一个过渡期。在这个过渡期内,已经在提供托管服务的学校托管工作照常进行。记者昨日了解到,绝大多数学校并未因取消收费而取消托管服务。但过渡期内是否收费,各所学校做法不一。体育东路小学副校长游彩云告诉记者,学校对于托管费是按月收取的。由于具体指引没有出台,学校目前仍是采取老做法,以确保午休管理工作的正常进行。惠福西路小学校长朱思红表示,开学后学校还没来得及收午休管理费,物价局的文件就公布了,没有再收费了,现在老师们都是在义务劳动。龙口西小学校长尚国银告诉记者,学校此前的托管收费是以家长自愿为原则,按月或者按学期缴纳都可以。“按学期缴纳的部分,等细则出台了,该退的就退,按月缴纳的,这个月开始我们就不收了。”尚国银说。
 
老师:我不想要钱 也想午休
对于取消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费,意见最大的当属教师群体。记者得知,引发不满的并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许多老师认为不该由他们承担午休管理的责任。因此,当物价部门文件出台时,不少老师希望能以此为契机,取消学校的午休管理服务。有老师搬出《义务教育法》,指出当中对学校责任的条例规定并没有午休这一项。还有老师搬出《教师法》,把当中关于老师应该履行的义务一一罗列出来,其中并没有照顾学生生活起居这一条。“既然没有规定,就说明午休管理是无理要求,是超范围要求。”一名老师说。
 
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学校长告诉记者,学校有320个孩子午休,老师们采取轮班制。轮到午休值班那天,老师就得像打仗一样:7点多带学生早读、分发早餐、给学生们上课、管理课间操、看学生吃饭、管学生睡觉,下午又开始红领巾广播站。一整天从早上7点多忙到下午5点多,中间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。另外,目前并不是所有小学都提供午休服务,这些不提供午休服务的学校老师反抗情绪最大,他们担心,政府承诺买单,学校有可能要重开午休服务。如果采取的是政府补贴而非政府购买服务的话,他们就会重新成为午休管理工作的承担者。“我们不要钱,我们要午休!”一名老师颇有些愤怒地表示。
 
家长:住得近会不会被劝退?
而作为“受益者”,并不是所有家长都对新政策买账。不少家长认为,相比起孩子的午休安全,每天1元或者2.5元的费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“我们是心甘情愿交的,老师们放弃午休看管孩子很辛苦,哪怕再多给一点也无所谓。”家长刘先生说。一年级学生家长邹女士告诉记者,从暑假末期到开学十几天内,家里给孩子换了两家托管机构,后来好说歹说才要到了学校的午休名额。“之前真是太折腾了,好不容易等到了学校的床位,才安顿了下来。一个班才18个床位,紧俏得很。如果不收费了,又没办法满足所有孩子午休,会不会按照住址远近来确定谁走谁留呢?我家就住在学校附近,孩子不会被‘劝退’吧?”邹女士感到忧心忡忡。
 
对此,尚国银认为,既然是财政解决,肯定是要考虑公平性,按照各种条件来确定哪个孩子可以留校或不留校午休的可能性不大。然而,邹女士依旧担心,如果要兼顾到更多的孩子,学校场地又有限,原本提供床位的学校,会不会改为趴桌子午休呢?“这样不利于孩子的身体发育,长期下去骨骼都会扭曲。如果真的要趴在桌子上睡,我又要纠结是要把孩子送去有床的托管机构还是留在学校的问题了。”邹女士说。“现在各方都心里没底,希望相关政策早日出台,把各种情况都考虑细致,解决老师和家长们的疑虑。”尚国银说。